慢性肾脏病口服抗凝治疗流程图
日期:2018-12-28

02

AF合并CKD患者口服抗凝治疗流程图

医脉通编译自:Use of oral anticoagulants in patients with atrial fibrillation and renal dysfunction. Nature reviews Nephrology. 2018 May;14 (5): 337-351

AF 合并CKD患者口服抗凝药的取舍

01

AF:房颤;CKD:慢性肾脏病; CrCl:肌酐清除率;ESRD:终末期肾病;NA:不详(not available); NOAC:非维生素K拮抗剂口服抗凝药 ;RRT:肾脏调换治疗;sCr:血肌酐;TTR:治疗窗内时间;VKA:维生素 K 拮抗剂;*:接受分数;#:Cockcroft–Gault公式

现有的数据表明,VKAs和NOAC对房颤合并轻、中度CKD患者有利。2014年美国AF治疗指南倡导该类患者可使用VKAs或NOACs。但鉴于NOACs的保险性(出血性卒中跟颅内出血危险较低)和方便性(无需定期进行实验室检查以监测其抗凝作用),2016 ESC指南推荐,AF患者以及具备卒中危险因素的患者,包含轻中度CKD患者,口服抗凝药防备卒中或全身性栓塞时,NOACs优于VKAs。对CHA DS-VASc评分≥2的患者,美国指南认为可使用华法林(II B)。中重度CKD患者可考虑应用低剂量达比加群,利伐沙班或阿哌沙班,但ESRD或透析医治的AF患者,不提议使用达比加群或利伐沙班(III C)。

口服抗凝药(OACs)治疗——维生素K拮抗剂(VKAs,代表药物华法林)或非VKA OACs(NOACs;达比加群,利伐沙班,阿哌沙班和依度沙班)——是AF患者预防卒中的重要基石。个别来说,CKD亦与缺血性和出血性事件危险增加相关,包括出血性卒中,脑出血,脑微出血跟消化道出血。由于随着CKD严格程度增添,出血风险始终增加,现有的AF利用OACs防范卒中的III期随机临床试验往往将重大CKD患者打消在外,甚至于该类患者使用OACs时存在一定的挑战性。 那么,AF合并CKD患者该如何决定抗凝药呢?。